• <menu id="26oq4"><strong id="26oq4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26oq4"><optgroup id="26oq4"></optgroup></nav>
    <menu id="26oq4"></menu>
    當前位置:水工業網 > 新聞 > 污泥處理千億生意在哪?“說不要錢 那是忽悠政府”

    污泥處理千億生意在哪?“說不要錢 那是忽悠政府”

    信息發布:南方周末 發布時間:2016-6-13 瀏覽次數: 更多
          向地方政府施壓的政策出臺之后,污泥處理處置市場迎來轉折點。但這一行業的商業模式依然是政府補貼,部分企業認為資源化利用之路尚早。

           污泥處理處置市場正迎來轉折點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繼2015年國家出臺“水十條”,吹響治泥號角之后,2016年2月,環保部和住建部聯合發文,要求將污泥處理處置納入城鎮污水處理減排統一監管。這一政策將污泥處理納入政績考核,旨在向地方政府施壓。這被業內視為“轟動性的政策”。
           “十二五”期間,污泥市場發展不如預期。政策乏力、付費機制不明確等因素導致市場明顯下降。污泥處理企業一年一個項目的尷尬情況不斷涌現,業內自嘲處于“黎明前的黑暗”。
           對于從事污泥處理的企業而言,地方政府的壓力就是釋放污泥市場的核心推動力。平安證券2016年5月發布的行業報告預計,2016至2020年,污泥處理處置市場規模將達到1892億元。
          目前,我國污泥處理行業市場高度分散。從事污泥處理處置的企業數量雖已達數百家,但尚未出現業界公認的龍頭企業。業內人士預測,污泥行業的市場格局將在未來五年發生實質性變化,市場集中度上升,領軍企業即將顯露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“靠污泥發財,定位不對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釋放市場是一回事,能從污泥中賺到真金白銀又是另一回事。雖然資源化利用能部分彌補污泥處理處置成本,但其核心收益仍依靠政府補貼。
     
           以北京中持綠色能源環境技術有限公司承接的科技部863項目為例,該項目于2012年竣工投產,將浙江寧?h域內的污泥、糞便等有機廢棄物集中進行厭氧協同消化處理。如果不考慮收益,每噸污泥的運行成本在130元至150元。項目運行過程中產生沼氣,處置后的污泥可作為園林綠化營養土使用。據總經理邵凱介紹,園林企業以約百元一噸的價格收購營養土,“這樣一平衡,運營成本就大大下降了”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 剩余部分仍靠政府補貼。“如果有人和你說,我做污泥不要國家給錢就能賺錢,這人能得諾貝爾獎?课勰喟l財,這定位就不對。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   邵凱認為,即便將處理污泥作為一門生意,首要解決的還是污染問題。在污泥穩定化、無害化的基礎上,再考慮通過資源化利用達到經濟平衡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“這個行業,到哪里都靠居民出錢和政府補貼。”留法博士、華南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吳啟堂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在法國,如果農民想要污泥制成的肥料,堆肥廠免費送上門,農民不用出一分錢。“農民肯用,企業算撿到了,不然還得花錢填埋。農業利用是資源化利用,已經便宜了,在國外把污泥拿去填埋、焚燒都比農業利用貴。”
    目前,我國污泥處置主要采用填埋、發酵堆肥、干化焚燒、厭氧消化等技術,占比最高的處置方式還是填埋。吳啟堂表示,中國的污泥填埋費用是不合理的便宜。“如果全成本核算,達到環保要求,填埋不該這么便宜。主要是我們的填埋場有政府補貼地價。”中電環保固廢產業負責人朱士圣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該公司在南京將干化污泥送至電廠協同焚燒,處理費是220元/噸,而填埋僅需50元/噸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邵凱記得,前些年,有些企業對外宣稱的污泥處理價格低得嚇人。“甚至有的說不要錢,你讓我來運營就行。說惡劣一點,那就是忽悠政府。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“現在大家也看清楚了,政府必須在費用和政策上清晰地支持它。隨著技術發展,污泥處理費用降低也正常,但環保畢竟是花錢的行業。”邵凱希望,政府能清晰地算出合理、客觀、真實的污泥運行費用,并且給足錢。“否則,本錢都回不來,社會資本怎么敢往里投?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有業內人士呼吁完善污泥處理處置收費體系,在居民水費中明確污泥的實際成本范圍。江蘇康泰環保股份有限公司運營總監徐一鳴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,希望政府能在銀行融資方面提供支持,目前,銀行貸款是污泥處理設施建設最重要的融資渠道之一。

          “技術不是沒問題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在污泥行業里,中科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復中心主任陳同斌自稱“技術派”。不同于“萬事俱備,只差政策”的主流觀點,陳同斌認為,目前中國的污泥處理處置雖然存在政策和管理問題,但成熟的、適合大規模推廣的成套技術設備和工程實踐并不太多。這也是一個瓶頸,制約著規;褪袌龌。絕大多數污泥無害化工藝中,處理后的殘余物或產物僅僅是一種原料,而不是規范化、標準化的產品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“很多專家說路不通。路為什么不通?實際上,技術也不是沒有問題?傁胫鴩庥懈鞣N各樣的技術,從原理上和理念上考慮似乎也能適用于中國,但是到中國一落地,就會發現還存在泥質適宜性、經濟合理性和管理水平等問題。”據專注污泥處理處置領域的網絡評論人“泥客莊主”統計,目前全國已建成的五六十座污泥厭氧消化裝置,能正常運行的只有幾座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比如污泥消化,由于中國污泥含砂量高,不分解的砂粒會沉積在消化器底端,過一兩年需要清理出去以恢復容量。污泥消化產生沼氣,與氧氣接觸容易發生爆炸,清理砂粒時需要惰性氣體小心地將沼氣置換出來。“就這件事,你問全中國有幾個人能干好?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 某市曾花兩個億,從歐洲進口配套水泥窯協同處置的污泥干化生產線。一位參與評標的專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當時并沒有任何人做過完整的實驗和工程,污泥該從窯頭還是窯尾扔進去,扔進去會對水泥質量產生什么影響,沒人說得清楚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 “我告訴他們,可以按你們的意思去評標,但成功的概率不會太大。果然,現在生產中暴露出生產成本高,劣質水泥銷售困難,蚊蠅、臭味、污水等問題也全出來了。錢不是政府沒給夠,產品不好賣也不能怪市場,其實是很多技術上的細節沒考慮周全。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對于水泥窯、火電廠而言,協同處理污泥在經濟上并不合算,而且水泥產品的出路受市場波動的影響也較大。它們更多將污泥視為一頂“綠帽子”,戴上以降低被關閉的風險。
     
           在這樣的技術條件下,碧水源固廢事業部總經理劉宇甚至認為,污泥資源化要十分慎重。他現在和地方政府談項目時,就不太喜歡講資源化的故事。“我們處理污泥盡量閉環,不依賴后端的產業和市場。北京一天產生6000噸污泥,變成什么產品能不受市場行情波動,天天賣出去?去年治霧霾關了水泥廠,協同的污泥上哪去?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 陳同斌認為,中國污泥產業上下游打不通,有政策問題,也有技術問題。從產業角度看,污泥處理技術普遍存在“能用但不好用,不經濟、不方便、不連貫”的問題。他同時表示,處理污泥不能全靠市場經濟,“經濟效益比較差,不賺錢,但是也必須做。”
     
     



    相關新聞信息

    暫無評論信息

    IE expo 2014第十五屆中國國際給排水水處理展覽會

    本周熱門新聞

    本月熱門新聞

    查看中國水工業所有信息     行業新聞 - 市場動態 - 企業動態 - 廠商 - 產品 - 招標 - 論文 - 案例 - 方案 - 圖紙 - 軟件 - 課件 - 政策法規 - 標準規范 - 市場研究 - 會展 - 招聘 - 圖書
    他的好大好硬坐上去太舒服了
  • <menu id="26oq4"><strong id="26oq4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26oq4"><optgroup id="26oq4"></optgroup></nav>
    <menu id="26oq4"></menu>